人生就是博旧版
您当前的位置: > 人生就是博旧版 >

撕裂的“男频”“女频”与走红的“赘婿文学”

来源:原创 编辑:admin 时间:2021-06-08 18:14

  有趣的是,争议大多和电视剧本身无关——对于演员的演技、电视剧的拍摄,许多观众给出好评,轻松幽默的情节,郭麒麟和宋轶不错的“路人缘”,使其一度成为春节档内最受欢迎的电视剧。争议更多围绕着小说原著中的性别议题,以及影视剧对此的改编和处理。

  网文作家“愤怒的香蕉”笔下的《赘婿》写作于十余年前,曾是一部连载成绩不错的男频文学,讲述了主角宁毅穿越到古代成为身份低微的“赘婿”,如何依靠自己的商业头脑和才能大开金手指、治国齐家平天下的故事。

  电视剧《赘婿》的改编,在小说动笔十年后才开始进行。就在前不久,有关“赘婿”的网文题材突然爆红,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,饰演“龙门赘婿”的管云鹏甚至因此收获数十万粉丝,一跃而成网络红人。扮猪吃老虎、软饭硬吃......从端洗脚水到人生巅峰,这样的“赘婿文”,你爱看吗?

  “赘婿”本义是“入赘的女婿”,指的是结婚时定居在女方家里的男子,在这种有悖传统伦理的特殊婚姻体制下,以妻为主是招赘婚的特点,因此,在古代,作为赘婿的男子在妻家地位较低,受到欺负也是家常便饭。

  十年前,作为“赘婿文学”的开山鼻祖,愤怒的香蕉开始在网上连载《赘婿》,当时曾经获得男频月票榜排名第一的好成绩。虽然读者口碑不错,但是在网文作家、大神频出的那一年,《赘婿》仅仅是小范围地走红了一下,并没有破圈进入大众视野。在2017年的《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》上,赘婿位列第77位,属于中流水平。

  有趣的是,随着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的兴起,“赘婿”文学以汹涌姿态崛起,甚至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。在社交网站上,以“赘婿”为题材的短片层出不穷:这些短片的开头总是一个懦懦弱弱的上门女婿在女方家中受尽冷眼,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被妻子一顿耳光狂扇,甚至还会被丈母娘当面提出要女儿立刻结束婚约,改嫁给别的男子。

  赘婿受尽屈辱后,突然峰回路转,无数黑衣人在路边跪下,嘴中喊着“恭迎少主”这样的口号,而男主也突然顿悟“御龙真诀”“太乙玄针”等功法,钱财、名利应有尽有,妻子和丈母娘只能哭着下跪,请求他回心转意。

  这样的视频,往往以男主嘴角上扬,“邪魅一笑”作为结尾,这些情节类似的视频究竟有多火呢?在虎扑论坛上,该系列短片的男主扮演者管云鹏,凭借这些短片成为了虎扑影视圈中的“最受喜爱新生代男演员”。

  在年轻人聚集的B站上,有热心网友将这些故事大同小异的视频整理了出来,一共有近50个不同版本,管云鹏一会化身“修罗”“战神”,一会又是“龙王”“虎帅”“医神”,视频最高点击量破2000万,破百万的视频也比比皆是,管云鹏更是凭借这些短片,在入驻B站没多久后就获得90余万粉丝。甚至有网友总结出了“赘婿文”的三大要素:打耳光、端洗脚水、无性婚姻,无“洗脚水”不“赘婿”已成为对“赘婿文学”的标签。

  “赘婿”的身份如此低微,为何会让如此多男读者痴迷,以至于“赘婿文学”自带“男频”属性?实际上,是出于一种“逆袭”和“扮猪吃老虎”的心理。类似的小说的情节大致是:女方家庭前期有多威风,后期就有多惨,之前对男主的侮辱,最后都会被男主报复,读者在书中获得的就是前期极致受辱,后期极致打脸的快感。

  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者吉云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任何一种流行的文学现象,它背后一定是击中了一代人非常深的焦虑和欲望。“赘婿”的流行,不仅仅是因为小说《赘婿》,更多是时代的折射,中年男人的情感需求,除了外在的事业成功,还有来自家庭内部的肯定,赘婿文的流行正反映了这一现象。

  “赘婿文的出现,为新型社会关系的构建提供了可能性。”吉云飞认为,中年男人在女性主义的脉络中是父权社会的得益者,但他同时又可能深受压迫,因为父权制的前提是一个男人对家庭负有责任,“如果他觉得因为他挣不了钱,这辈子没什么出息,整个家庭都相对地处在一个比较底层的位置,这是他最郁结的部分。”赘婿意味着一种新型的选择,男性也可以后退一步,逃脱被既定化的家庭分工,对未来的社会和家庭关系产生很大的启发。

  山东大学文学院副研究员肖映萱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虐”在女频网文中对应的是男频网文的“爽”,一种常见的虐文套路是:“女主角遇到一个渣男,他很花心,甚至出轨,但是女主角为他默默付出、死心塌地。这是几千年的性别秩序底下根深蒂固的情感结构,是传统女性确立自己价值感的方式。”随着情节推进,女主角会对男主角心灰意冷,然后男主角幡然醒悟,开始倒追女主角,被女主角虐,这是女频网文最经典的爽点。

  最近几年两性的情感模式和快感机制正在融合,女频网文也出现主角不断升级、通关的爽文,而男频网文也有了“默默付出-心灰意冷-对方倒追”这样的情节。

  单就文本而看,“赘婿文学”与其他的男频文学并无二致,围绕《赘婿》而起的性别争议,更多是出于作者愤怒的香蕉。

  在接受采访时,“愤怒的香蕉”公然表示:《赘婿》不需要女读者和女观众。“剧本身最大考虑受众是原著书粉,其次再出圈,原著书粉又是以男性为主。”

  不久前,网文作家“七英俊”发文,指责自己在和男性网文作家聚会时被起哄,有性骚扰的嫌疑,而“愤怒的香蕉”则跟帖表示,“七英俊”的指责有扩大指控甚至炒作流量的嫌疑,希望七英俊将具体的骚扰人名字列出,不要将范围辐射到全体男性网文作家。这场微博上的争议,逐渐衍生到整个网文作家圈,不少网文作家甚至纷纷发帖自证清白,而“愤怒的香蕉”也在多次发博、不断回应此次事件后,宣布退出微博。

  他撰文表示:许许多多的“男作者”乃至于“男人”,安安分分地坐在家里,遭受到了一个评论区下成千上万条评论的羞辱,遭受了无妄之灾,而他的义务,是为他们发声,证明清白。

  《赘婿》的性别争议由此而起,出于原著的男频属性,以及作者的表态,不少人以为,电视剧将以男性受众、男性视角为主,然而改编后的情节却出人意料:面对“女人在家相夫教子、恪守伦常”的指控,宁毅反怼了一句“女性就不能自己出去闯荡、成就一番事业了?”原著中宁毅的七个老婆也都消失了,换成一夫一妻制,宁毅在家一心辅佐苏檀儿经营商铺。

  剧中甚至出现了“男德学院”的段落,宛如小说情节照进现实:所有不守规矩的赘婿,都必须去男德学院去学习如何贤惠孝顺、勤俭持家,在男德学院里,不仅要上理论课洗脑,还要上各类烹饪、缝纫、育儿等课程,甚至出现“要把妻子的情人当成兄弟相处”的言论。

  这样的改编,引起了原著粉丝的不满,许多读者反映“不再是心有猛虎、细嗅蔷薇”的宁毅,而原著和电视剧的差别,也进一步推动了网络舆论争议。吉云飞表示,《赘婿》所产生的争议是好事,争议双方需要更耐心地认识彼此的观点,对不同的观点有更多的包容度,无论什么观点,都不能走向极端的境地,不然必然为引起另一个群体的反感。

  《赘婿》制片人刘闻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观众对于剧情的解读,很多出乎他们意料。“我们一直确定要用普世价值观,也就是真、善、美、公平、正义来改编,而不是出于男强女弱或是女弱男强的角度出发,我们围绕的中心是:怎么能让剧集更好看。”

  “《赘婿》的出现和男女话语权的撕裂,恰恰证明普通观众还是能在这样题材的电视剧里获得快乐的,这样能让男女之间的撕裂减少一些,弥合裂缝,如果改编成某性别一边倒的电视剧,可能会加剧这种矛盾。”

  类似的争议,一方面折射出是网文IP改编成影视剧所面临的挑战——网络文学门类众多,多元现象越发明显,许多网文创作非常小众,某一题材的网络文学走红,可能仅仅是符合特定的受众群体,而非适合所有读者的审美,而改编成影视剧,意味着要“破圈”接受更多观众和普世价值观的考验,如何在改编中保留原著特色,不流失粉丝,又接纳不了解原著价值体系的新观众,是摆在改编者面前的难题。

  香蕉的原著创作于十年前男频兴盛的时代,针对男性受众写作,符合当时的创作价值观,难以用现今标准去衡量;《赘婿》电视剧在春节档播出,主攻“合家欢”,必须对原著明显男频属性的部分进行改编。可以说,此次围绕《赘婿》而起的争议,和原著、电视剧改编本身没有太大的关系,更多是作者言论和小说有关题材的衍生话题,同时也反映出一个问题:网文行业默认的潜规则是将“男频”与“女频”文学区别,出于不同受众心理创作明显带有性别特征的作品,这是否有必要?

  近年来,网文创作领域的“去性别化”已经越加明显:现象级作品《诡秘之主》以克苏鲁神话为背景,虽然属于男频小说,但是在写作中几乎和后宫、种马毫无关联,更多关注的是价值观和体系架构,女性粉丝众多,甚至成为粉丝社群运营的主要力量。

  前两年风靡一时的《全职高手》,男主叶修甚至没有感情线,作者蝴蝶兰公开表示:男主没有官方的CP(配对),他的CP只有“荣耀”,小说全部围绕叶修在荣耀中升级展开,几乎没有情感渲染,同样成为全民追捧的作品,被改编成动漫、大电影,虽然也被划分为“男频”,但是内部调查数据显示,女性粉丝数量甚至超过男性粉丝。

  十年前曾经流行的种马文、种田文,如今已几近销声匿迹,这样的趋势在“男频”中更为明显,而在感情线更加重要的女频文学中,以剧情和结构推动故事发展,淡化感情段落的趋势也在不断加强。网文行业经过数十年的发展,已经走出男性看“后宫”,女性看“总裁”的俗套桥段,而更注重于故事和内容创作本身。

  这也不由得让我们重新思考网络文学中男频与女频的分类——作为网络文学的基本分类方式,“男频”与“女频”的分类,似乎天然制造了对立。不管是网络文学还是其他的文学创作,真正优秀的内容创作都是受到所有读者喜爱的,绝非是某个单一性别的读者可以欣赏。比如,《红楼梦》中贾宝玉的多情,并不影响女性读者的喜爱,绝不会有人将《红楼梦》认作是后宫文学。而《简爱》中简与罗切斯特相爱,固然可以认为是“傻白甜遇上高富帅”,但也得到了男性读者的普遍认可。“当我们的灵魂穿越坟墓来到上帝面前,我们是平等的”这样振聋发聩的呼喊,不仅是诉说给女性读者,更是致以全体人类的问候。

  一直以来,网络文学被视作是“类型文学”的一种,这样的局面在如今时代已经有了明显改变。用男性、女性来区分创作,是将自己置于取悦者和讨好者的姿态,在网络文学质量不断提升的当下,或许可以用另一种态度审视这样的标签。

  文学出于人心,“赘婿文学”的出现,于现今时代现状和真实需求有关。值得注意的是,某些商业机构利用当红题材,不断炮制粗制滥造、内容雷同的作品,借此获取流量,这样的行为是否会让文学进一步碎片化,从而埋没网络文学中出现精品的可能?同时,由“赘婿文学”所撕开的男女话语体系的失衡和矛盾,也为我们带来更深刻的反思。

在线客服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